<tt id="gyec6"><wbr id="gyec6"></wbr></tt>
<rt id="gyec6"><small id="gyec6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gyec6"><center id="gyec6"></cente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gyec6"></acronym>
<sup id="gyec6"></sup> <rt id="gyec6"><small id="gyec6"></small></rt><rt id="gyec6"><small id="gyec6"></small></rt>
<rt id="gyec6"><small id="gyec6"></small></rt><acronym id="gyec6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gyec6"></acronym>
<sup id="gyec6"><center id="gyec6"></center></sup>
<acronym id="gyec6"></acronym>

7715位用戶,發布了39017篇文章,產生了364條評論!歡迎新會員:pauridedist1979

發布信息

 
 

婷的踩踏-踩踏網

chenfeifei

chenfeifei發表于2335天 2小時 8分鐘前
來源:www.8848sh.com 標簽:無

 
女王推薦 QQ號列表
姑奶奶 QQ: 878329599 母子調教 制服誘惑
網調媽咪 QQ: 732700837 尋兒子玩弄
廣告招商,在網站管理欄目留言

婷的踩踏
時間:2012-06-19 23:30:24 來源:踩踏網 作者:踩踏網
第一次被踩踏的時候應該是在大學4年級,那時候住校我是在校區附近租的一間房子,由于學生返校高峰期買火車票不方便,一般都是提前到校兩三天。因為那時候有了屬于自己的一臺電腦,住在周圍的同學們都拉了網線,我也搭伙給自己牽了一根。 說來也巧,最后一個學期開學,貴陽的2月還是挺冷的,我到校的當天下午,一個玩得很好的女生——婷,打電話給我說她們宿舍還不能入住,想到我的小屋里住兩天,她是一個很漂亮也很有魅力的女生,165cm,45kg左右,腿型很美,有些兇,但不影響我對她的好感,最重要的是我在大一的時候追求過她,但是那時候她已經有男朋友了,大四上學期分手后就沒有再找。我收拾完屋子下午5點過就到車站接她,那時下著小雨,她下車時穿著一條很顯腿型的牛仔褲和淡棕色翻毛中跟皮靴,誘人極了。其實整體的穿著還是很漂亮的,但那時候只注意她的腳了:)隨后就與她提著行李回到了我租的那間小屋,因為有時候我喜歡爬地,就在床前的地面上鋪了些榻榻米,一般進屋后就把鞋子**了放在榻榻米旁邊,因為下雨,她的靴子有些濕,放完行李后我就打了盆熱水讓她坐在床邊暖腳,我則坐在榻榻米上拿著電吹風給她吹靴子,還故意不時地把頭低下去大口吸著從靴子里回旋出來的氣味,雖然當時除了皮味還真沒聞出什么名堂。她坐在床邊就笑開了:“你是第一個有幸給本小姐捧靴的男人哦”。因為之前和她聊天都是海闊天空的,說話自然不會顧忌什么,我說:“捧靴就算有幸啊,要是給你洗腳還不樂到死了?”!安粫,要不要試試看”,我說:“不干,呆會熏死了晚上不能和兄弟上網cs了”........) 等她洗完腳了,她穿熱氣還沒有完全散去的靴子和我到隔壁的餐館點了幾樣小菜,解決了晚飯問題,回到屋里她就去學校的澡堂洗澡去了,我也去洗了一下就回去上網打游戲了,過了半個小時婷也洗好了在屋里晾上了換洗的衣服,擠**把我推到了一邊,我為了方便也為了節省空間就把電腦桌擺在床頭,坐在**就可以操作電腦,被推開后我只好揉著剛吃飽的肚子躺在床的另一側看《電腦報》,婷玩了一會“泡泡堂”,說:“你的床好矮啊,玩得好累啊,有沒有東西給我墊一下,你的課本呢”我笑著說:“干什么啊,別人說課本被坐過了就容易掛科了,不給”“不給?那就拿你來墊坐咯,躺過來”一種絲毫不容人的口氣!疤蛇^來你要干什么啊,把我坐吐了怎辦呀”“我那么嬌小能把你坐吐咯?你不提醒我我倒沒想起來你肚子軟軟的還能暖屁屁呢,嘻嘻,原來還只是想嚇嚇你誰知道你真的躺過來了”剛說完就一PG坐在我肚子上了,我都沒反應過來,肚子就陷下去了,要不是吃飽了還會更深,婷扭扭PG坐舒服后說:“別動哦,要是游戲掛了我就真把你坐吐”,然后就繼續她的“泡泡堂”了,是不是因為贏了還興奮得顛兩下,我就苦啦,剛吃得漲漲的,而且床不夠寬還是曲著腿,肚子被壓得咕咕響,覺得胸口和小腹都要漲起來了,隱約還能感覺得到內臟消化食物時的蠕動,隨時都有可能被坐吐的感覺,由于肚子被坐著我也沒法看報紙了,只能閉著眼睛睡會,突然肚子的壓力增大了,慢慢睜開眼睛,看見婷兩腳也縮起來踩在床沿,看著我說:“被本小姐坐得舒服吧,對方有個家伙好苯哦,每次都是被我踩死的”“大姐,我寧可被你踩死了,兩個小時了我的肚皮都要被你坐爆了”“那么不禁坐啊,但是也沒有見爆啊,給你活動活動,我再踩他兩局”說完一起身,我如獲釋放,大口的深呼吸一下,然后喝了點水,整理了下地板,因為只有一張床,我只能讓她睡床我睡地板了。然后很自覺地又躺在剛才的位置,婷走過來笑著說:“好自覺阿,休息夠沒,呆會別說我把你坐疼咯”“這話剛才怎么不說呀呀呀~~我話都沒說完你就坐啊,嗆死我啦”“再說話我坐你臉上去”.肚內又是一陣翻江倒海又是近一個小時的折磨,婷終于玩累了,從我肚子上下來,我說:“玩夠了?玩爽了吧你”明晚還要坐啊,你饒了我吧,大不了以后打球我讓你三分好了”
1/2 1 2 下一頁 尾頁
30

關注用戶

    最近還沒有登錄用戶關注過這篇文章…
0 [頂] 1 [踩]
yxr123456789 發表于 1936天 13小時 8分鐘前
yxr123456789 
fddggggghhh
共有 1 位網友發表了評論

評論

您所在的用戶組無評論權限,請先登錄。
涿州| 涿州| 临沂| 甘肃兰州| 玉林| 大理| 贺州| 南京| 毕节| 东营| 昌吉| 黔西南| 楚雄| 昆山| 三沙| 丽水| 定西| 株洲| 武夷山| 湘潭| 濮阳| 任丘| 襄阳| 泰州| 义乌| 石狮| 双鸭山| 达州| 新余| 邢台| 宁波| 荣成| 鹤岗| 阿勒泰| 无锡| 东营| 攀枝花| 金昌| 杞县| 万宁| 鞍山| 江苏苏州| 德阳| 澄迈| 宜昌| 肥城| 许昌| 垦利| 临海| 鹤岗| 新沂| 鄢陵| 湛江| 日喀则| 十堰| 巴音郭楞| 黔东南| 抚顺| 汝州| 吐鲁番| 四川成都| 伊春| 辽宁沈阳| 海北| 香港香港| 呼伦贝尔| 乌兰察布| 池州| 松原| 海安| 内江| 齐齐哈尔| 克拉玛依| 济南| 武安| 慈溪| 庄河| 鹤壁| 铜川| 广安| 安徽合肥| 海南海口| 六盘水| 黔东南| 广饶| 双鸭山| 承德| 宝鸡| 阿坝| 十堰| 汉中| 甘孜| 黄石| 垦利| 自贡| 单县| 内江| 广饶| 乌兰察布| 安岳| 铜川| 丽水| 宁德| 台北| 嘉兴| 馆陶| 阿勒泰| 徐州| 玉树| 景德镇| 济南| 深圳| 阿拉善盟| 承德| 鹤壁| 台湾台湾| 金坛| 南安| 石河子| 大理| 天水| 广元| 泗阳| 基隆| 清徐| 永州| 遂宁| 蚌埠| 岳阳| 喀什| 荣成| 寿光| 常德| 公主岭| 淮北| 锦州| 铜仁| 五指山| 玉环| 岳阳| 伊犁| 日照| 惠州| 嘉峪关| 甘肃兰州| 白城| 吕梁| 芜湖| 乌兰察布| 安康| 昭通| 吴忠| 如皋| 滕州| 章丘| 抚顺| 泰州| 喀什| 迁安市| 乌海| 湘潭| 龙口| 三亚| 泸州| 廊坊| 保定| 邹城| 衢州| 喀什| 公主岭| 昭通| 商丘| 咸宁| 绵阳| 吐鲁番| 嘉善| 德阳| 乐清| 红河| 常州| 涿州| 雅安| 苍南| 莱州| 白山| 青州| 东海| 建湖| 阿拉尔| 垦利| 云浮| 海丰| 天长| 晋中| 那曲| 海南| 鹤岗| 江西南昌| 长垣| 黑龙江哈尔滨| 厦门| 三明| 灵宝| 石河子| 荆门| 滕州| 无锡| 昆山| 沧州| 白城| 铁岭| 怀化| 台湾台湾| 海门| 郴州| 定安| 德清| 阳泉| 德宏| 贺州| 图木舒克| 江西南昌| 商丘| 榆林| 淄博| 石河子| 深圳| 甘肃兰州| 日喀则| 南京| 延安| 白城| 延安| 丹东| 佳木斯| 吴忠| 基隆| 招远| 绥化| 甘肃兰州| 丽水| 济南| 秦皇岛| 台山| 定西| 阿拉尔| 溧阳| 濮阳| 甘南| 香港香港| 陕西西安| 黄冈| 平凉| 衢州| 泰州| 阜新| 石河子| 安吉| 黔南| 鹤岗| 安徽合肥| 雄安新区| 宁波| 揭阳| 顺德| 浙江杭州| 晋城| 改则| 阳江| 文山| 金坛| 滕州| 温州| 株洲| 任丘| 汝州| 中山| 儋州| 那曲| 三亚| 宁德| 抚顺| 和县| 大庆| 黄山| 武威| 柳州| 江苏苏州| 新乡| 顺德| 贵港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惠东| 巢湖| 象山| 马鞍山| 肇庆| 株洲| 曹县| 灌云|